八千里路云和月

朝闻道,夕死可矣。
107 33

蛇性之淫(承)

#你猜蛇是哪个蛇##火车还是会有的#

啊,tag里火药味好重,吃瓜一人乐表示有点惊,大家都消消气,来看文嘛(你滚

惯例废话,你们见过谁本来只打算写两到三千结果字数爆到快三万的,没错这个蠢货就是我(烟

前一章在这里~  

后一章在这里~


石榴市的田中老板是一家邸店的主人,他早年丧妻,一直与女儿相依为命,勉力经营着这家位置相对偏僻、算不上顶好的客舍,虽不得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田中为人勤俭克制,但街坊邻居最近发现,田中近来兴致极高,频繁为女儿购置衣物首饰,仿佛遇到了天大的好事。与田中相熟的酒店老板近藤多次问询,却只得田中微笑摆手,某次二人相约小店饮酒,酒酣耳热之际终于问出实情。

原来田中店内近来迎来一位贵客,出手便包下了所有房间大半个月,即便在生意顶好的时节也未必能到这种程度,可把田中乐得合不拢嘴,更是让女儿与家仆小心伺候着。

“你道那是谁?是位武士大人!而且是那位。”田中冲近藤挤眉弄眼,蘸着酒水在桌上画了个团扇。

“这……竟然是那位大人!你小子,走大运了!”

近藤吃惊不小,那位大人居然会选择田中家这样普通平凡的店住下,着实出人意料,要知道城中富丽堂皇的客店可真不少。倒不是说他们真的认识佐助,实在是宇智波氏太有名,不说盘踞在美浓国的庞然大物,光是将军大人麾下的旗本(*注3),宇智波一族就出了好几位。

“哈哈!可不是!而且那位大人的样貌,不愧是……”伸手指了指桌上干涸的酒痕,两人心照不宣地哼笑起来,近藤打趣道:“你家阿真也不赖,若是能被看上……”

“嗐!嗐!”田中抿了口酒,连连摆手,“我可不敢想那事,再说了,那位大人深居简出,连个影儿都见不着,阿真那丫头就算了,本分点好,本分点好。”

“嚯,也就老弟你能这么想,你可不知道,就隔壁,麻生家那口子,心心念念盼着女儿攀个高枝,要让她知道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田中和近藤的话题就这样热火朝天,越走越偏,一旁竖耳听了半晌的金发少年苏噜吸完拉面,满足地叹口气,掏出袖中的小青蛙付了帐,揉着小肚子走出了店门。出了店便往城门一路直行,一直到了足够偏僻的树林中,左右四顾确定没人以后,双手结印,“嘭——”地一声,掉落一只橘黄色的狐狸。


是的,亲爱的读者们,只要不是个傻瓜都能猜到,这就是一直跟着佐助的那只,狐狸。

甩了甩头上的枝叶,狐狸撒开腿跑向山林深处,不多时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卧着一汪清潭。狐狸趴在潭边,伸出爪子搅了搅平静的水面,只见水纹一波一波漾开,等再恢复镜面一般的样子时,倒映出了一张少年的脸。蹲坐在岸边的狐狸看着潭里的脸一出现,突然口吐人语:

“嗨!嗨!鹿丸!好久不见!”

“我们前天才见过。”那头的少年单手撑着歪着的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说鸣人,我也是很忙的,你……”

“那个啥啊,那个!鹿丸你听我说,佐助@#¥%……”

以下省略数百字。

“……所以!佐助为什么要住那么久?”

“自己猜。”

“嘿鹿丸,我们可是好朋友!”

“抱歉啊,我没有这么麻烦又白痴的朋友。”

“哦这句我会转告丁次的。”

“……”

……

最后鹿丸的时间到了,他们的对话也依旧没讨论出个结果,鹿丸离开前提醒他注意之前遇到的钩星(*注1),狐狸鸣人趴地想了想,还是觉得想不出什么,遂干脆原路返回。狐狸的原型毕竟不方便在人来人往的城市中跟着佐助,于是变作人类少年的样子,住到了离佐助下榻的邸店不远的另外一家客舍。

狐狸名为漩涡鸣人,是稻荷大神麾下最为器重的神使——九尾狐漩涡玖辛奈之子。鸣人的父亲是人类,平民出身却凭一己之力被将军破格升为旗本,世间人称“金色闪光”,波风水门。

鸣人父母的爱情无疑是纯粹而至善的,但他们的结合却遭来猜疑与不幸,那场往事的细节不欲再提及,波风最后战死,漩涡殉情,刚出生的鸣人被托付给了玖辛奈的主人——宇迦之御魂神。

鸣人自幼在稻荷大神座下长大,天生一派乐天开朗的性格,脑袋瓜不算顶聪明,恶作剧方面却是个天才,这孩子到底有多熊无须赘述,总之一言难尽、罄竹难书。

虽然无缘父母的亲自抚育,鸣人还是健健康康成长起来,并收获了不少狐朋狗友。他的朋友全是山中精怪,诸如极其聪明的鹿妖奈良鹿丸、山姥一族的秋道丁次、旅犬一族的犬冢牙、鸦天狗一族的天才日向宁次,还有远在出云国的狸猫我爱罗等等等等。

鸣人非常珍惜这些朋友,但是作为半人的他,人类朋友却一个也无。要说这里面也有他只喜欢用狐狸形态裸 奔的关系,不过老师伊鲁卡每晚给他讲的那些关于忘恩负义的人类的故事,多少让他有点怯步。

不久前,许是疏忽大意,伊鲁卡老师在他们的小课堂上讲了仙鹤报恩的故事,虽然鸣人一如往常三心二意开小差,跟牙一起恶作剧,跟丁次讨食,或者给鹿丸找事,实际上故事大意听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当佐助将他从兽夹中救出时,他满心回荡着“好机会!”这样的大字,然后毫不犹豫地跟佐助,走了。

所以说伊鲁卡老师,给熊孩子讲故事一定要慎重呐。

伊鲁卡在鸣人失踪几天后十分焦急,亏得有日向家的耳目,才找着窝在人类少年怀里过得十分滋润的鸣人。伊鲁卡气得直想痛揍鸣人一顿,暗暗发誓等把小崽子揪回去,一定请求稻荷大神将他禁足!不想鸣人与那少年整日寸步不离,完全无法接近。最后眼看他们即将离开京都范围,伊鲁卡顾不得其他,夜里现身,劝鸣人回去。

鸣人当时说什么?

“可是老师,他救了我,我还得报恩呢!”

“……”

好吧,有恩必报确实是妖怪们的规矩,而且鸣人固执起来像头牛,伊鲁卡抹泪,无奈败退。

不过,总有种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却被轻易拐走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这时的佐助君在干什么呢?

他在等。

没错,在等一只鸟。

端午临近,受唐土风俗影响,家家户户门口都悬上艾草,臂上系五色长命缕,以求消灾解厄。除此之外,民间尚有许多避讳,汉文古籍《荆楚岁时记》有云:“五月俗称恶月,多禁。忌曝床荐席,及忌盖屋。”

佐助自幼熟读汉文典籍,涉猎广泛,眼界自然比一般的武士要开阔。不光恶月忌曝席,实际上民间一直以来都很忌讳将衣物晾在室外,尤其夜晚,盖因民间一直有夜行游女的传闻。夜行游女又名钩星,乃生产而亡的产妇所化,样貌为黑色大鸟,最爱窃取有子人家的小孩。它昼伏夜出,每次出现均伴随大风,若哪一家夜间忘了收取小儿衣物,便会被它以血点之作为标记,如此一来纵使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它的耳目。(*注2)

之前在郊外人家的那个夜晚狐狸捉到的大抵就是这东西,它显然立刻察觉到了钩星的企图,遂出手与之相搏,不知何种原因,能夺人魂魄的凶残的钩星竟不是一只狐狸的对手。不过不巧的是,那夜的钩星显然不止一只,佐助的衣物最终还是被标记了。

纵然孔圣人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世道并不太平,幽深黑暗中藏着什么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东西,谁也说不清。佐助不知道这些物魅出于何种原因盯上了他,心中也不见得有何惧怕,不过该来的总会来,与其在路上毫无准备被袭击,不如暂时歇下,做好准备伺机而动。

为了不牵连无辜百姓,佐助特意找了家较为偏僻的邸店,阔绰地包下大半个月,并摈退了所有下人。在邸店里等了几日都毫无动静,好在还有只笨狐狸陪着,在被狐狸观察与反观察的过程中也算有个消遣。说来有点夸张,他已经能清晰准确地识别出狐狸的视线。

除此之外佐助也不时向城中的消息贩子打探宇智波鼬的消息,不过毫无所获就是了。

就这样,到了端午的前两日。是日,天朗气清,佐助外出拜访隐居此地的族中兄长,如果鼬路经大和国,想必必定会前去探望。然而寻到位于郊外的住处却扑了个空,经由管家告知,主人已与友人外出游历,归期不定。

佐助悻悻,正欲返程,不巧迎面撞来一片厚沉雨云,几个瞬息间便淅淅沥沥下起豪雨,管家见状,便恭请佐助进屋躲雨。佐助也不推辞,入得屋内正坐在蒲团上。管家备好了茶果恭敬退下,室内唯留佐助一人,看着檐外越下越大的雨势,心中忧虑着尾随而来的狐狸:这么大的雨,它可有避处?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将狐狸唤进来,就算暴露也没关系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只听得女子的声音道:“谢天谢地,此处幸有人家,不若就在这檐下避雨吧。”

那声音如莺啼燕啭,酥骨噬魂,话音未落,便见檐下出现一名妙龄女子,身着秋草纹样织就的振袖和服,梳了精巧的发髻,容貌艳丽娇俏,眼角上挑,一双秋水似的眸子顾盼生辉,生得一副摄人心神的模样。有道是:

面若芙蓉正二八,颦笑撷得好芳华。

那女子身旁立着一位少女,怀中抱着行囊,想必是随身婢女,也生得一副好样貌。二人望见屋内坐了一名青年男子,微微一惊,又见佐助容貌丰神俊朗,身侧又摆放着彰显身份的武士刀,女子登时煞红两颊,微微侧头,以袖半掩面庞,恰好露出线条优美、洁白光滑的脖颈,又因衣服被雨淋湿,显得十分惹人怜爱。

那婢女见状,大着胆子朝佐助道:“这位大人,我家小姐今日出门访友,不想路遇暴雨,可否容我二人进屋稍避?”

佐助面色依旧,细看之下隐隐有些不耐,薄唇吐出两个字:“请进。”

那二人闻言喜出望外,女子与婢女躬身道谢,款款进屋,寻了个离佐助不远的地方双双坐下。佐助闭上眼,心中更加烦闷,一是自从二人入屋,鼻端便传来若有似无的香味,那味道寻常人闻了只会觉得如坠云端,飘飘欲仙,佐助却只觉得十分厌恶。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自这二人出现,屋外的狐狸忽然跑走了。

内心的焦灼让他没有开口搭腔的意思,也没有解释这屋宅归属的心思,只盼淫雨快些止住。那女子大概是察觉了佐助的冷漠,也就没敢主动搭话,一室寂静,唯有衣服不时摩擦的声音,空气似乎完全凝滞了。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没过一会儿,鼻端的香味越来越浓,浓到让人恶心的程度。佐助紧闭着眼,眉越蹙越紧,耳边还是哗啦雨声,却突兀地传来让人鸡皮悚然的笑声。

“嘻嘻——”

那声音就好像有人凑在耳边吁气,佐助睁眼的瞬间刀已出鞘,摆好了战斗的姿势,人也随之退到了安全范围,而本应在一榻榻米之外的女子,此时正柔若无骨地坐在离他的座位不到一寸的地方,佐助暗暗心惊,他居然都没察觉到她的动作。

那女子明明之前还是大家闺秀的做派,现在却是连花街身经百战的花魁都比不上的媚态。她眼底撩出一片水光,伸出红艳的舌,极尽诱惑地舔了舔嘴角,几乎能让世间的男儿无法拒绝。

也只是几乎。

佐助丝毫不为所动,握刀的双手十分沉稳,他定定直视着她,沉声问道:“你是什么?”

“哎呀小公子,这可真教人伤心呐!”女子闻言放声大笑,刚照面时如莺啼般清脆的声音变得深沉粗粝,“奴家只是一名弱女子呀,喈喈喈。”

“大蛇丸大人,请您适可而止。”开口的是婢女,她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房间的角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与我无关”又百无聊赖的样子。

不论如何,“大蛇丸”可不像个女人的名字,佐助心里暗暗归好了类——变态。

“兜,闭嘴!”那名叫大蛇丸的变态转头冲婢女——婢女看上去也是个变态——怒斥了一声,又看向佐助:“小公子,你是美浓宇智波家的吧,瞧你这身皮肉,多好啊,你独自一人孤零零的,不如留在大和,陪我永远快活呀?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她再次伸出舌头,舔了舔沾满剧毒的利爪涂满蔻丹的艳红指甲,佐助注意到这一次她的舌头长得不似人类,从中分叉成两瓣。他面色越发沉郁,喉中沉沉地喝出一声:

“滚!”

 “啊呀呀,小公子不领情呐。那我可就——”大蛇丸闻言嗓音更加糙粝,发出了男女混在一起尖叫般的咆哮:“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人也起了变化,原本花容月貌的面孔像画皮一样扭曲裂开,从皮肉中褪出一张死人般惨白的脸,两只眼睛中呈现的是人类不会有的金色竖瞳。变态的四肢以不可能的方式扭曲,从那张脸出现开始,颈子越拉越长,看上去就跟蛇一样。

不得不说那画面可真是,恶心极了。

宇智波家的教育很成功,虽然佐助此刻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不过面上丝毫不显,旁边那个叫兜的变态看起来并没有动手的打算,但是面对眼前这样非人的变态,没有一颗坚强的心可应付不来。

就在大蛇丸的头弹过来的瞬间,佐助灵活一闪,坚韧地挥刀朝空中蜿蜒的脖颈砍去,这样你来我往斗了上百招,中间具体过程我们就略过吧,总之啊,死变态死变态的大蛇丸被佐助揍翻在地,捂着青肿的脸怪笑道:“佐助君,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我还会再回来的!”

一旁作壁上观也不知道来干嘛的兜默默上前叉起大蛇丸,一挥手,两人化作一道黑烟,转瞬消失不见,只留下被打翻的矮几和泼洒了一地的茶水见证刚刚发生的怪事。

还有一根黑色鸟羽。

外面的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佐助告别堂兄宅中的管家,怀着满腹心事,踏着泥泞的道路回到了邸店。

 

还是深山小潭,狐狸鸣人指手画脚地对潭中鹿丸的倒影描述刚刚发生的事,鹿丸偷偷打了个呵欠,制止了鸣人没完没了的唠叨。

“所以,你把你的救命恩人独自扔下跑了?”

鸣人的尾巴霎时僵住了,少顷,寂静的山林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喊:“嗷啊啊佐助!怎么办怎么办!他不会被干掉吧嗷嗷嗷!”

看着急得原地打转的鸣人,鹿丸拄着腮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并不能怪鸣人,那是动物趋利避害的天性,强大的敌人所散发的威压会让低等级的动物忍不住畏惧逃窜。作为朋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鸣人有多坚强勇敢,他虽有九尾狐的血统,且常年待在稻荷大神身边多少也沾染了神性,然而毕竟是只未成年的半狐,面对高出太多等级的大妖怪所散发的威压,兽性的本能还是会占据上风。

就在鸣人忍不住要冲回去救佐助的时候,鹿丸叫住了他:“佐助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别着急。”

“哎?真的?!”

“大和国的大妖怪,应该就是大蛇丸没错,放心吧,他现在没法害人性命。”

“大蛇丸?那是谁?”鸣人眯起眼,一脑袋问号。

鹿丸手一滑,脑袋撞到了桌上,伊鲁卡老师,您真是辛苦了!

时间紧迫,鹿丸三言两语向鸣人介绍了个大概,大蛇丸是盘踞在大和国近百年的大妖怪,具有上古神兽八岐大蛇的血脉,一百年多前曾在京都兴风作浪,掀起了许多灾祸。因太过作恶多端,最后被他的老师——山魈一族的猿飞日斩所降,立下重誓不再害人性命,而后流窜到大和国,成了一方大妖,百年间倒也安分守己,就是……

“唔……”鸣人学着人类的样子,用肉垫摸了摸下巴,“你说佐助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不代表他没有其他危险,是吧鹿丸?”

鹿丸头疼地扶额,这家伙的直觉有时候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敏锐:“听我说鸣人,可以的话千万不要接近他,那家伙是个……”以鹿丸的家教,“变态”二字实在说不出来,看鸣人依然一脸不懂的样子,只好继续解释:“他……嗯……喜欢变化成美貌的女人,专门对青年男子下手,吸取……精气,虽然人少了点阳气也死不了啦,不过人类肉体毕竟太脆弱,被大蛇丸缠上不是啥好事。如果你的小白脸……”

“是佐助!”

“……好吧你的佐助,”话间夹着鸣人“他不是‘我的佐助’,他就是佐助”的抗议,鹿丸选择忽略,“如果佐助经受不住美色的诱惑,那他作为武士的荣耀生涯就完蛋了,明白吗?”

鸣人眯着狐狸眼静默了一会儿,鹿丸也看不透他到底懂了没,只听他坚定地开口:“我会把佐助带回来的。就算他迷失了,我也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

鹿丸扬起了嘴角:“那么,祝你好运。”


注:

1、钩星名姑获鸟,这个大家很熟了。

2、钩星这个设定自己添加了私设,比如羽毛的颜色,比如习性啥的,不要在意。

3、旗本是幕府将军门下的直属武士,俸禄一万石,位属“御目见以上”,有直接谒见将军的资格。

最后说一下,不知道大家看到汉文典籍和汉人风俗(比如恶月、端午)出现在这样的文中会不会感觉很怪异,江户时代总的来讲受汉文化影响也挺深的,包括《蛇性之淫》的原著,主人公就是一位极其喜爱购置汉籍的书生,而最后帮他驱除蛇妖的,依然是法海和尚。

另外本章暗搓搓上线了一位不是很重要所以没露脸接下来也不会露脸的人物,猜?

废话这么多,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


评论(33)
热度(10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