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朝闻道,夕死可矣。
103 20

蛇性之淫 尾声+番外

本来计划昨天全部发完的,发生了些事所以拖到现在

暗搓搓放个大概没人要的下载:  密码:IC1U

前四章:      


尾声

佐助是被林鸟的啼鸣吵醒的。

他头痛欲裂地坐起身,脑子浑浑噩噩的,一时分不清身处何地。清晨的阳光透过四周的树林投下高大的影子,还未完全消散的雾霭在林中飘荡,也被阳光镀上一层金黄。

周围是一片断墙残垣,依稀能看出原是一座大宅,现下仅剩一堆残砖烂瓦,野草丛生。佐助头疼地扶住额头,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平地,穿着浴衣,身上盖着薄被,身下是一床厚厚的褥子。

废墟。被褥。

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很诡异。

身体感觉清爽利落,看样子在失去知觉的时候已经被清理过了,用脚趾头都知道谁指使的。不过一想到被癞蛤蟆抬进汤池的画面,一阵恶寒。

大腿侧边总觉得有东西扎得慌,佐助探进被窝里一掏,捞出一条毛绒绒的橘黄色尾巴。

尾巴……尾巴???

佐助这才注意到身旁被子下鼓起了一团,掀开,露出个睡得四仰八叉的金发白痴,浴衣被揉得一团糟,大张的嘴角还挂着晶亮的口水。

佐助盯着他头上两只同样毛绒绒的耳朵半晌,手上使劲捏了捏,确定这次不是幻觉,又不小心看到他露出的胸口、脖颈净是斑驳的吻痕,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瞬间在脑袋里重现,佐助抱住脑袋,青筋乱蹦,发出一阵挫败的呻吟。

大蛇丸,宇智波鼬,我一定要宰了你们两个!

“唔嚯……天亮了?”

不知是因为骤然亮起的光线,还是因为佐助手上捏住的尾巴,鸣人揉着眼睛醒来。

“哦,是佐助啊,哈——啊欠——早上好,”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呵欠,鸣人半眯起死鱼眼,“我说,你为什么抓着我的尾巴?”

等等!佐助?尾巴?!

大脑费力地转动,闪过不堪入目的淫靡片段,脸“腾——”地变得通红,跳起来指着佐助大喊:“啊!啊啊佐助你这个变态!禽兽!”

“吵死了笨蛋!你既然知道自来也,没人告诉你大蛇丸是他同伙吗!”佐助斜眼瞪他,心情超恶劣,大部分是懊恼自己被摆了一道,而且被亲哥算计中春药这种事实在是没脸说出口。亲生哥哥!

知道不是鸣人的错,不过果然还是很想……欺负他。

鸣人闻言瞬间傻眼,突然明白鹿丸说的千万不要接近大蛇丸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做了跟佐助一样的动作——抱头呻吟。

“嗷啊啊可恶!”鬼叫惊飞一群鸟。

扯着头发才发现耳朵冒了出来,那头尾巴还拽在佐助手上,股间一动就撕裂般的痛又让他想起昨天惨无人道的“折磨”,再看佐助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怎么看出的?)还是觉得气不顺,扑上去想揍一顿。

男人,就得靠拳头解决问题!

“嘭——”

佐助面无表情拎起脸上一团毛绒,被提住后颈皮毛的狐狸划着四只小短腿在空中乱蹬,强硬地将脱力的狐狸搂在怀里顺毛,待他不情不愿安分下来以后开口:“鸣人,一起走吧。”

“哼哼!本大爷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请求!”

“白痴。”

“混蛋!”

穿戴好衣物(东西居然都规规整整放在旁边,衣服居然还浆洗过),把狐狸鸣人抱在怀里,看到废墟上完好地架着书房中的那把剑,佐助意识到,这大概是大蛇丸留给他的。

取下宝剑,怀里的鸣人发出不满的鼻音,似乎很讨厌的样子。好笑地挠挠他的脑袋,一人一狐再次踏上旅途。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笨蛋,从一开始。”

 

那么,故事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名叫宇智波佐助的少年武士,他邂逅了自己生命中的那只狐狸。

 

——Fin——

 

番外小剧场

“阿嚏!”

“怎么了鼬?”

“我愚蠢的弟弟,终于找到他的羁绊了。”

“这么多年你还没耍够他啊,真是个可怕的哥哥。”

“作为糟糕的兄长,你也没立场说我。”

“呵。”

 

“啊哈,经费到手!温泉旅行!漂亮的小妞我来了!”

“自来也大人,您这样实在给神官们丢脸。”

“说什么,蛤蟆吉,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刺激!”

“比如说大蛇丸?”

“闭嘴。”

 

“佐助已经坐上牛车了,大蛇丸大人。”

“KUFUFUFU,他果然是被我的美色所吸引吗?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佐助君。”

“……大蛇丸大人,请不要想太多。”

 

“宁次,怎么样?能看到吗?”

“鹿丸,宁次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咦鼻子流血了。”

“……鸣人难道……!够了别吃了!快扶住他!”

日向宁次,十八岁,失血过多,卒。

 

天丛云:劳资狗眼都瞎了啊!!!为什么要让一把剑经历这种事!!!

蛤蟆夫人:呵呵。我找谁说理去。

 

这是在他们刚相遇的时候。

狐狸的伤口不深,也没伤到骨头,只是因为胡乱挣扎口子撕裂得比较厉害。佐助给狐狸包扎后腿,中间得到不安分的蹬踢和抓挠数次,收获带有牙印的衣服一件,打理妥当以后狐狸便跳开,慢条斯理地舔爪,好像佐助衣服上的洞不是他干的。

这只狐狸虽然笨,警惕心一点也不少,所以与佐助同行的头几天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时不时添个乱,当然,吃饭的时候特别积极。

这样的情形持续到它第一次踩落陷阱,掉入为捕捉野兔而设的深坑。狐狸试了几次,爬不上去,伤口不小心又扯裂了,更不巧的是耳听着佐助的足音越来越远,终于感到了不安。

正沮丧着呢,深坑的光线忽然被遮住了一部分,抬头看见佐助的脸出现在上方,逆着光看不清表情,没费多少功夫就将他捞了上去。

狐狸心虚,不敢看佐助脸上的表情,这次总算乖乖地任由对方给他重新包扎腿伤。蜷伏在佐助腿上,透过他低垂的黑发偷看,还是如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却意外地泛着一股温柔。

将头埋进佐助怀里蹭了蹭,打那以后狐狸便亦步亦趋地跟着佐助,大半时间还是在添乱,会挑食,会指出自己想吃的东西(虽然佐助多半时候给他一堆蔬菜),讨要鸡腿时会冲佐助星星眼摇尾巴。夜里睡觉也不再躲得老远,躺佐助身边,敞开兽类不轻易露出的柔软的腹部让他抚摸顺毛。

“公的。”佐助默默做出判断,一边揉毛揉得开心,一边暗自嘀咕:怎么越来越像狗了?

 

名字怎么知道的?

佐助做过自我介绍的说。

 

<全文完>


后记:

大概没人看,所以自顾自说点废话。

一开始就讲过这篇文的由来,当时想为CP做点贡献搞点产出,正苦苦构思想写的题材,突然灵机一动,不如来写个轻松的恶搞吧,于是便想起了比较喜欢的志怪。

这个是我写过的除了毕业论文之外最长的东西(毕业论文写了7w),其实很多情节与设定都是计划外的产物,边写边补完,将来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写成一系列轻松愉快的小故事。

这篇文其实暴露了很多缺点,文笔生疏,文风混乱,对重点不太会取舍,显得废话巨多,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对人物的塑造其实并不是很满意(俗称OOC),这点让人挺苦闷的。所以由衷感谢各位的观看。

 

然后说点题外话。

因为性格问题一直都自己一个人玩的原因吧,挺羡慕有相识多年的同好互相扶持着走过的那种感情,也很羡慕和敬佩一直坚持产出的太太们。

这大半个月曾经一度极其焦虑和困顿,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没有灵感,没有才能,写不出东西,每天都很不开心,每天都在懊丧于自己的无能。真的一度很想放弃,既然萌一个cp让自己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

所幸最后还是憋出了这篇文,再次感谢 @涸泽 姑娘忍受我的打扰。

希望不是最后一篇。


评论(20)
热度(103)
  1. badday987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