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朝闻道,夕死可矣。
14 5

一些话

对不起占了tag,容我矫情一下,有些话不好意思当面说,所以在这里说出来吧。

今天因缘巧合,在微博上看到了曾经两位鸣盟太太的对话,大意是曾经的花儿散落在别处,但开得好就行了。当时就看哭了。

如果能看到这段话的话,先说声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偷看你们的对话。

在跟基友求证以后,确定了其中一位太太的身份,托基友的福,跟太太传达了心情。

我的腐向的起点,我的cp观,一切都是从鸣盟开始,佐鸣是我唯一的本命cp,鸣人是我二次元唯一的本命。虽说是本命,其实这些年一直都萌得断断续续,四处爬墙,而且从一开始就处于深度潜水,野生散粉一人乐的状态。说来惭愧,刚开始那几年在念中学,能力有限,甚少产粮,也没做什么贡献,一直到了09年,在某个论坛重遇鸣盟的太太,然后求到了一直耿耿于怀的鸣胤天下。

那时我在写给太太的邮件里说:“有很多话想说,鸣盟的诸位大人在那个时候的我的心里像神一样,日记本里记了很多,想说的话积了很多,等终于有勇气说出来的时候人连背影都望不到了。鸣盟是我混的第一个论坛,对我来说在那里学到了这辈子很重要的东西,还有在网上摸爬滚打的最重要最珍贵的回忆。
从初中到高中,现在已经大学了,我很想念你们,很想念在课堂上偷看火影同人的日子,就算默默看着你们在论坛上组织活动谈笑风生也觉得很幸福。你们不知道其实还有人一直惦记着你们爱着你们的。”

其实现在的心情,依然是一样的。

基友说她仿佛见证了校长和毕业回校学生的感人会面,我很小学生地拜托基友告诉太太,曾经的学生也有产粮啦。

然后太太通过基友对我说,现在还有人在喜欢他们两个,还有人记得鸣盟,她很开心。然后我在电脑面前哭成狗。

那是我的青春。

虽然我一直在潜水,但曾经鸣盟、鸣吧的各位都记得很清楚,真的非常想念。

如果太太能看到的话,谢谢你,非常感谢。

评论(5)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